2017注册送体验金

注册会员 登录
2017送体验金网站 返回首页

蓝盈的个人空间 /?3058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7-08-11

已有 440 次阅读2017-8-11 10:04

       阿薇曾是我非常铁的闺蜜我们的交往始于幼儿园。那时,我们的父母忙于革命习惯孩子们全托,因此,我24小时全天候幼儿园伙伴。 

       非常巧的是:我俩的生日仅相差7同等身高、同等力量更巧的是还有同样的性格 

       相遇之初,我俩同桌,少不得进行一番较量,那时还不斗智,只是斗勇。 

       我从小是个霸王,从未输过,即便与男孩打架也是最后的赢家,我历来是不赢不手。遇到阿薇,真是钉头碰铁头。 

       人生第一次遇到强敌,很诧异,最后被她打哭了;一周后,我反攻,最终用意志将她击败,她大哭,她之前也从未输过。 

      老师说:你俩从今天开始不要再打了,小朋友要团结友爱,现在就拉拉手! 


        自拉手后,我真的再也没有发生阿薇就此与我结为同盟(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很类似),我们呼吸与共、我们同仇敌忾、我们并肩战斗。 

       进了小学,我们惊喜地相遇了:又同班!阿薇的成绩很好,体育也很好俩放学后一起结伴去游泳、荡秋千翻跟斗-----俩放肆地大声欢笑,非常快乐

        

     很巧,阿薇的家我家同一排军营房,互相看得见,但因距离远,说话听不见。经常,我在家中听见外面有人喊:“XX,快出来,你好朋友找你 

      我急忙从家中奔出来,见她在那一头远远地朝我招手,我飞奔而去。她手心里常有那时非常稀罕的苏式点心,笑吟吟地捧给我------ 

      她家教很严,常被父母关在家中,但只要她父母一离家,阿薇就朝我这边挥手,我立即旋风般地冲进她家;玩到她父母下班前赶紧溜走。

  但偶尔也有玩得忘记了时间。一次,阿薇高大威严的父亲突然出现在门口,看见家中有个陌生小孩,有些惊讶。当他弯下身子皱着眉头观察我的同时,我也瞪大了眼睛瞅着他,我读懂了阿薇父亲的嫌弃,打那以后,我去她家就更谨慎了。

     阿薇的家里有些怪,处处贴着纸条,有的看得懂,比如:“东西用完要放回原处”、“鞋子脱在门外”之类。还有些看不懂,问了阿薇才知道是外语,阿薇都一一读给我听,我们则一起鄙夷英语的不合理性,如:“学生”,中文只需发两个音,而外语“student”则要发4个音。

     阿薇家零食随便吃,我们常一起吃得满脸碎屑。

      阿薇有个高傲非常漂亮的姐姐,根本不屑理睬我们这类屁孩美丽的她,17岁时凭借一曲红梅赞了文艺兵不幸被林XX选妃,不知后来怎样了,再也没有见到过她据说是失踪了。真正的红颜薄命)。

      文革开始了,很不幸,我们的父辈加入不同派系,变成仇敌当时的两派你死我活,已发展到开枪死人的地步部队的强项就是枪 

      我俩之间的关系逐渐变得微妙,那时,父辈之间的关系严重牵连到子女,不同派系的朋友逐渐分离。但我俩都不想失去彼此,相处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由于身高相同,幸运地再次同桌。 

      阿薇的成绩更好了,各科老师都很喜欢她,同学们也喜欢她阿薇顺理成章地当选班长。

      虽然我俩仍经常一起讨论功课,内心已很彷徨 

      这样的关系持续并不长久,突然传来部队调防的命令阿薇全家将离开上海前往大西北

  而我全家则留在上海——将被迫分离。 

      顿时,我感觉世界崩塌了------ 

      随着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都无心听老师讲上课时我俩头靠在一起,共同在桌子上刻下一个含泪女孩的头像,用圆珠笔重重地签了名,写下伤感的告别词-----     

  自我俩洒泪而别后,这张始终伴随着我课桌成为了我的精神寄托上课常默默地看着阿薇留下的字迹发呆

 如遇学校大扫除很早到校,寻找这张桌子。

     她到西北后,不断偷偷摸摸地给我来信,优美的文笔、娟秀的字迹------我真诚地珍藏着她的每一封信。我们互相鼓励,期盼再见面。 

   

       没料到,几乎绝望的见面愿望,仅6年就实现了:副统帅摔死后,部队突然调防,他们又返回上海了! 

      一天,我听见邻居在高声嚷:“XX:她来了!我立即奔出去,远远望去: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孩正站在老地方朝我家这边张望!

  一定是阿薇我激动地飞奔而去,惊喜地再次相逢 

 

       6过去了,我俩的身高、体重依旧完全一样。 

      可与当年相比,矜持许多,我俩因好久不见而生份了,也明显少了许多。 

      阿薇当时非常悲伤:她母亲听说部队调回上海,兴奋地仰天大笑,连笑6,第7个哈还未出声就慢慢地倒下了!乐极生悲——母亲突发脑溢血!上海的女儿就这样暴死大西北,享年47岁!她快乐的方式告别了人间 

                 

       阿薇的父亲仅经历了短暂的悲伤,立即擦干了眼泪,目光炯炯如探照灯,照到一位姿色尚好的老姑娘。 

      鉴于文革中的表现,阿薇的父亲被列入文革后第一批转业名单(善恶总有报),当时是坏事,现在回过来看却是好事

  他一家上海数一数二的大医院党委书记,分到徐家汇一套三室一厅房子,当上了土皇帝。 

      老姑娘比她父亲小十几岁,风韵犹存,她父亲自然百依百顺。 

      老姑娘娇嗔地发话孩子我不要,我只要你! 

      她父亲立即遵旨唯一在身边的女儿阿薇送往遥远的广州舅舅家阿薇的姐姐已失踪)

  我们再次被迫天各一方!此次分手后,她再无音信------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一次中学同学聚会上,好朋友突然走过来对我说:“XX:你猜猜是谁?一回头,一位身高、体重与我相近的女士正含笑看着我,我很诧异。 

      笑着主动上前拉了一下我的手,那熟悉的动作,立即唤醒了我的记忆:是阿薇 

      顿时,我俩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同学们此时纷纷过来,全场无声。 

      此次聚会,她特地从广州飞来,同学们的保密工作都做得很好。 

      可惜,此时我们已彻底无话!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寸步不离相依在一起。 

      她的生活很不如意:当年如此优秀的她,如今很艰难。她是小学代课教师(很巧,我也是教师),以她的智商家世,本活得相当精彩!

      她离婚了,独自咬牙带大了女儿,日子过得相当艰苦,女儿毕业于艺校,待业在家------ 

      上海的不让她进门,此次来上海聚会,只能借宿同学家。 

      聚会结束时,我试探着问她联系方式,她边走敷衍:通讯录上有的------

  我知道最后分别的时候到了! 

      果然,通讯录上她的名下是空白:没有电话号码

    我知道,她说通讯录那句话时,心一定是决绝的!

     我与她之间一切已成往事!一切封存在记忆中! 

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足迹。却见仿佛依稀,她在水中伫立。

 

       我能理解她,我曾经的闺蜜! 

   我常怀念我们的共同欢笑快乐我曾幻想:她退休后回上海,我们的家住得很近,又能在一起了,我们将一起慢慢变老------ 

      但残酷的现实是:她父亲早已去世,后母继承了房产。在上海,她已无立锥之地。 

      她母亲的6声大笑,毁了当年聪慧的姑娘; 

       她母亲的6声大笑也使我永远失去了她——一位自尊心极强的朋友。 

      我努力过,无法唤回她的心我尊重她的选择。 

        

             永远难忘——给过我温暖的小屋

            永远难忘——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全部作者的其他2017注册送体验金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发布主题

本站微信公众号|2017送体验金网站 ( )

GMT+8, 2017-8-22 00:0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